香港赛马会内部资料库:端午忆母

香港赛马会娱乐城老虎机 www.jk17g.cn 幽幽艾草叶,绵绵思念长。

又到端午日,忆母泪双行。

转瞬廿六载,女儿不能忘。

魂归渤海湾,音容心中藏。

面北三叩首,摆供祭高堂。

浓浓枣粽甜,淡淡荔枝香。

美味奉双亲 追忆寄衷肠。

爷娘莫牵挂,儿孙皆安康。

 

端午节是我不能忘怀的日子。二十六年前的今天,母亲永远离开了我们??部腊肷?、辛苦半生、操劳半生的母亲在国家经济即将飞速发展的前夕离我们而去,不能不让我至今回想起来都难忍心痛,深感遗憾。

母亲去世二十周年时,享年九十九岁的老父亲也驾鹤西去。依照老人的遗愿,我们姐妹和孙辈将父母的骨灰伴着鲜花安葬在故乡天津渤海湾。让他们在远离家乡六十年后重回故土怀抱。

母亲出身书香世家,自幼是外祖父母的掌上明珠,知书达理,秀外慧中??岚?《红楼梦》、古诗词,临摹王羲之书法,喜欢下围棋。(据后来我父亲说比他下的还好)年轻时的母亲应该就是个有品位、有情调的人,我依稀记得见过母亲在北京读女中时的一张旧照片,齐耳的短发,眉清目秀,一身学生装的白衣蓝裙,好看极了!正是我心目中的上世纪三十年代女学生的样子。母亲结婚后穿旗袍的照片也非常漂亮,尽显传统中国女性的端庄秀美。即使是在她的晚年,母亲仍然喜欢时尚和新鲜事物,观念绝不陈旧。但在母亲生活的绝大部分时间里,无论是经济条件,还是社会环境都是不容易实现的。改革开放前的国民经济,由于连续不断的政治运动,长期处于低迷状态,“资产阶级思想”、“小资情调”的帽子在当时也是会压死人的!母亲跟父亲建国后带四个姐姐来聊城工作,以及以后的种种遭遇,也只能选择坚强面对,随遇而安。就像母亲这样从小在外祖父母的呵护下,衣食无忧的独生女,如果没有笃定的信念和骨子里的坚韧,定不会那么从容淡定地走过那些动乱的年代和困苦的岁月,平静地承受命运的不公。在受父亲历史问题的牵连下,独自一人用瘦弱的肩膀扛起家中整片天,(其详情已在“我的回忆”一文中叙述), 把五个女儿拉扯成人,并培养成五个大学生,这绝不是一般母亲所能做到的。这就是我的母亲,一个享得了富贵,也耐得了贫困的人。

八十年代以后,社会氛围才逐渐宽松,人们的思想和追求也越来越自由和多样化。但是,一九九一年前工资毕竟增长缓慢,虽说吃穿不愁,但与今天的生活水平相比,还是相差很远的。那时我们姐妹正值中年,所有的孩子都在读书,生活还不是太富裕。偶尔给母亲买一件款式新颖些的衣服,母亲都会饶有兴致的试穿,嘴里不停的夸着,好看!好看!眼角眉梢都是笑意。母亲年轻时可是个天生丽质的人,皮肤白皙,吹弹可破。即使经历了这么多年沧桑磨难,晚年依旧是鹤发童颜,不输年轻人。一九八七年,我调到粮校工作,有忙有闲,时间上比较自由。那时母亲跟四姐住,下午闲暇时,我会买上一小包葡萄干或花生米到四姐家,跟母亲坐在院中的小桌边,沏一壶茉莉花茶,天南海北一聊就是小半天,很多母亲小时候的趣事都是在那时知道的?;叵肫鹄?,那是些很享受的日子,母亲当时满心欢喜的神情我都看在眼里,印在脑海中。母亲不在的这些年,一吃到好东西,便会想起母亲来,由不得要跟旁边的家里人说一句,要是母亲还在多好呀。

母亲爱吃一个肉丸儿的饺子,母亲爱吃枣泥馅的月饼,母亲爱吃肉丝焖饼,母亲还特别爱吃鱼。母亲每当谈到美食,都会直言不讳地承认自己从小就馋,爱吃好东西。其实在这一点上,姐妹中就我随了母亲。母亲去世前一年,也就是一九九0年秋季,我的四姑、四姑父从台湾回大陆探亲,北京的三叔陪他们来聊城看望我的父母。那一年外地的三个姐姐都请假回来了,四十多年没见面的亲人们在当时古楼南招待所欢聚一堂。那是母亲来聊城四十年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“下馆子”。在我幼年时,母亲为了供姐姐们读书,我能健康成长,节衣缩食,吃糠咽菜,有时连咸菜都舍不得吃,为的是节省一毛钱给我买几块饼干。就是有点好菜,也是一口舍不得吃,给我留了上顿留下顿。一九六四年以后,三个姐姐大学毕业,家庭生活有所改善。母亲每个星期六晚上都会牵着我的手到当时古楼东新市场的食品店,花几毛钱买一小块熟猪肝给我补充营养,她却从不舍得吃。五十多年过去了,那情景犹如还在眼前,令我难忘。我心疼母亲没有享受到今天的好生活,我遗憾母亲没有赶上这样的好时代。

如今的食物应有尽有,可以说是极大的丰富。只有你想不到的,没有买不到的。各种款式的衣服让你看的眼花缭乱,再也不是“文革”时单调的蓝、灰、黑了。我们这些做女儿做孙辈的都有能力让姥姥过更好更体面的日子了,可惜母亲却过早的走了! “子欲养而亲不待”这句话让我有了更深的感受,让我心痛。

母亲去世后,留给我们五姐妹五千块钱,每人一千。在现在人看来也许微不足道,但即便是这些钱,也是母亲在当时微薄的工资中节省用度留给女儿们最后的疼爱。更重要的是她老人家留给我们的精神财富令女儿今生享用不尽。

因为文革的原因,我没能像姐姐们那样去外地上大学,因此也就成了跟母亲共同生活时间最长的孩子。我十几岁叛逆期时,经常因为小事跟母亲犟嘴,母亲是个很重视晚辈“态度”的人,但是母亲对我的疼爱压过了她的“原则”。我知道,你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不会真生我气的人,因了你的疼爱,我才敢使性子跟你顶嘴。在我当了妈妈、姥姥之后,每每想起年少时的不懂事,都很懊悔。如果母亲还在,我再也不会惹她生气。但是却没有了如果……

母亲离开我的时间越久,我的年龄越大,就越发怀念母亲在的日子。我想,人,大概都是这样吧! 

端午忆母